產品列表 PRODUCTS
聯係AG積分兌換 CONTACT US

貴陽AG積分兌換有限公司

電話:0851-86777077 0851-86771539

手機:13618509168

地址:貴陽市雲岩區金關鋼材市場D區15號

聯係人:閆經理

公司動態 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公司動態

揭秘河南詐騙村:村民把詐騙當“生意”(圖)

 

孫莊村村口寫有“投案自首唯一出路”的標語。新京報記者安鍾汝攝

原標題:“軍人”的生意| 河南上蔡冒充軍人電信詐騙樣本

9月20日,太陽很好。孫連和(化名)撂下手中的活計,拍了拍手上的泥土。他正忙著收秋,院子門口鋪著金黃的玉米,趁著中午的陽光翻曬。

半個月前,他還蟄伏在鄭州市郊的一個窩棚內,過著“逃亡”生活。

孫連和是上蔡縣崇禮鄉孫莊村人。因涉嫌冒充軍人進行電信詐騙被警方通緝。今年中秋節前投案自首,現在被取保候審。

9月9日,河南省駐馬店市上蔡縣公安局發布通緝令,對包括孫連和在內的113名上蔡籍冒充軍人電信詐騙犯罪的涉案人員進行通緝。

113名被通緝人員中,崇禮鄉人員占98人,孫連和所在的孫莊村占25人。

一個百萬人口的縣,同時有上百人被通緝,輿論為之嘩然。

資料顯示,上蔡是冒充軍人電信詐騙犯罪的始發地和重災區。近年來,從身著軍服冒充軍人詐騙到現在冒充軍人電信詐騙,騙子們的詐騙手段也在不斷翻新。

在公安部掛牌整治的大背景下,上蔡縣政府部門背負了巨大的壓力。一邊是在逃人員陸續歸案,一邊又新添在逃人員。如何修複“犯罪土壤”,成為擺在當地政府麵前的一道難題。

孫莊的曆史

從崇禮鄉,沿著水泥路向東北方向,走上2公裏就到了孫莊村。一路上,除了鄉村道路旁曬滿的玉米,最惹眼的就是各種標語和通緝令。

孫莊村已經被“反軍人詐騙”的標語貼得密不通風。進村的第一幅牆體標語就是“投案自首唯一出路”。電線杆上的展板標語100米一幅,“和諧社會人人受益、防範詐騙人人參與”、“打擊冒充軍人詐騙、全黨動員全民參與”……

在距離孫連和家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貼著一幅有孫連和頭像的通緝令。通緝令上顯示“提供有價值線索,協助公安機關抓獲以上逃犯的,每名獎勵現金3000元到5000元”。

崇禮鄉黨委一名領導透露,崇禮鄉刷的反詐騙標語超過5000條。

在鋪天蓋地的標語下麵,人們看起來很平靜。老人們坐在院牆下剝玉米,孩子在胡同裏追趕嘻戲。

而鄰村村民提到孫莊卻“情感複雜”,一位村民麵對記者笑得詭異,“你猜猜,在AG積分兌換這個窮地方,他們為啥這麽富?”

資料顯示,上蔡縣連續多年上榜國家級貧困縣,上蔡縣崇禮鄉位於上蔡、商水、項城三地交界處。崇禮鄉人口六萬人。孫莊村4000人。

孫莊村一角。新京報記者安鍾汝攝

崇禮鄉黨政辦主任嶽強告訴剝洋蔥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,“這裏距離縣城近40公裏,沒什麽工礦企業,基本靠農業為主。”

他認為,貧窮,加上位於三地交界,以前法治環境差,位於“三不管”的地方,導致了一些貧窮但腦子靈光的人“想了歪點子”。

嶽強說,最初的“歪點子”是塗改票麵。上世紀70年代初,購買商品需要憑票,孫莊人就塗改票麵價值,高價賣出。因為距離縣城較遠,買票的人無法去供銷社驗證票的真偽,導致上當。

這些塗改票麵的人,被當地人稱為“詐騙鼻祖”。

改革開放後,市場經濟搞活,很多鄉鎮企業的業務員在推銷自家商品時,都麵臨著門難進、臉難看的情況。但很快他們發現,因為部隊和軍人在老百姓心中有較高的公信力,如果稱自己所在的企業為部隊自辦企業(當時部隊還未禁絕辦企業)時,往往被奉為座上賓。

雖說當時純粹是為了推銷商品,與詐騙無關,但很多人從中嚐到了甜頭,比其他地域率先掌握此類詐騙的“先機”。

這個時候,一種被當地人稱作“買賣法”的詐騙方式出現了。通常是騙子冒充軍人去沿街店鋪低價推銷某種商品,說這個是軍用物資,如何受歡迎,很多老板出於貪心以及對軍人的信任,便全部買下,其實這些都是假冒偽劣商品,成本極低;假如商家不相信,騙子過幾天就找人專門到這個商店去買這種商品,讓商家覺得這種商品確實受青睞,一旦店家動心給錢訂貨,那麽這個團夥便逃之夭夭。

剝洋蔥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注意到,在崇禮鄉,大凡上了年紀的人,都知道“買賣法”,一位在街邊理發的七十歲老人說,“現在咋騙的不知道,但‘買賣法’讓不少當地人吃了虧。”

1.0和2.0版本

一位熟悉當地詐騙曆史的鄉幹部說,詐騙者之所以冒充軍人詐騙,是因為部隊和軍人在老百姓心中有較高的公信力。因此,此類詐騙最核心的要素是讓受害者相信他們是軍人。圍繞這一要素,騙術又分為1.0和2.0版本。

1.0版本主要是接觸式詐騙。此類詐騙主要在20世紀90年代及本世紀初較為流行。一般是2-3人組成一個團夥,穿上假軍裝走街串巷,尋找目標。除了此前提到的“買賣法”詐騙,還有一種是借談生意時,掉包受害者的銀行存折。    

西黨村農民黨向田在10年前被騙過一次。他的父親當時在縣城賣化肥,一天,兩個穿軍裝的人來到黨向田家店裏,自稱是附近一個縣裏武裝部的,武裝部要搞一個種子基地,需要找固定的化肥供應商合作。

黨向田父子熱情接待了兩個“軍人”,還在縣裏最好的飯店請他們吃飯。飯桌上,兩個“軍人”說要看看黨向田的資金實力,要求黨向田的父親去銀行辦一張存折,在銀行卡上存不低於三萬塊錢,以顯示現金流充足。

第二天,兩名“軍人”和黨向田的父親一同去了一家銀行,黨向田父親辦了一張存折,為了顯示自己的資金實力,存了五萬塊錢。當天,兩名“軍人”和黨向田父親簽了合同。之後,兩名“軍人”再沒露麵。黨向田父親事後去取存折上的錢,發現錢不見了。

嶽強說,“這是假冒軍人詐騙最初的詐騙形式,當時電信不發達,騙子穿著軍裝騙取信任。在受害人辦存折的同時,騙子拿著提前複製的受害人假身份證,也辦了一張存折,在受害人不注意的時候,調換了存折,一般受害人不會留意存折的編號。”

黨清華(化名)現在是一位出租車司機,十年前,他曾是一個冒充軍人詐騙團夥中的一員,“官至少校”。

因為黨清華當過兵,熟悉部隊情況。就被團夥安排成領導出外行騙。

黨清華說,在那種趁被害者不備,調換其存折詐騙的騙局中,他的任務是冒充軍隊領導和被騙者聊天,聊軍隊的事情,轉移被害者注意力。其同夥拿著已經複製好的假身份證去辦理同一家銀行的存折。

警方發布的通緝令。

“近幾年電信越來越發達,騙子不用穿軍裝,在家裏打電話冒充軍人詐騙。成本越來越低了。”嶽強說,騙子的騙術也升級到了2.0版本。

一位辦案民警說,通過電信詐騙也被稱為非接觸式詐騙。這類詐騙形成於近幾年,由2-3人組成一個團夥,扮演不同角色,通過電話冒充軍人,一般是先給受害人打電話,說自己是消防隊的,或者武警部隊的,有工程要承包,或者需要定一批軍用物資。

受害人同意後,就讓受害人幫忙向另一商戶買另一種物資。受害人應承後,另一商戶就稱,需要先付一筆定金。這時候,騙子就委托受害人先幫忙支付一下定金。受害人急於做成生意,就幫騙子付了定金。而這另一個商戶其實是騙子的同夥。

上述辦案民警說,由於此類詐騙無需拋頭露麵,也不用遊街串巷,騙子務農、詐騙兩不誤,甚至出現邊在田間勞作、邊接打電話詐騙的情景。

孫莊村的孫強法(化名)曾有過冒充軍人電信詐騙的前科。孫強法說,他沒有軍裝,他在團夥裏的角色是取款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處於哪個“級別”。

平輿縣警方今年三月破獲了一起冒充軍人詐騙案件,四個嫌疑人均為上蔡縣崇禮籍人,辦案民警王亮對剝洋蔥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說,AG積分兌換去到他們家裏搜查的時候,還發現了幾套老式軍裝。

“軍裝壓箱底了,現在都是現代化,不見人。”

“生意”

站在田埂上遠遠看去,孫莊村像個棋盤,方方正正地坐落在田野間。村民住房多為兩層樓房,規劃齊整,院落森嚴。村裏年輕人衣著光鮮,看起來比崇禮鄉鎮的居民更像城裏人。村裏偶有車輛出入,多為二十萬左右的轎車。

關於孫莊村,在上蔡本地有很多傳說。

一位出租車司機告訴剝洋蔥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,“那裏的人一人一輛轎車,每家每戶都能拿出千把萬。”

在孫莊村,人們把冒充軍人詐騙稱作“生意”。

“你看他沒有正當生意,卻買房買車。”孫莊村支書孫彥群認為,孫莊村一些人確實做“生意”發了。

沒有人能說清孫莊詐騙犯罪是由誰而始。孫彥群說,“看到別人發財了,有些人心理不平衡,就想幹這個了。”他認為這是一個“思想基礎”。

有過詐騙犯罪前科的孫強法說,最初的時候,一般兩三個關係好的親戚或者朋友結成一個團夥,外人很難參與進來。但時間久了,因為分錢不均,這個團夥鬧崩了解散了,團夥中的兩三個人分家,開始各自單幹,成立一個新團夥,就需要拉新的合作夥伴,吸引新的人進來。他比喻,“這個就像細胞分裂”。

鄉政府大樓上打擊詐騙的標語。新京報記者安鍾汝攝

崇禮鄉西黨村一位七十多歲的村民說,上世紀七十年代,騙子們都在上蔡及附近地區行騙,“大夥上過當,才知道崇禮有群這樣的人,崇禮名聲也開始傳開了。”

“冒充軍人詐騙時,上蔡冒充軍人詐騙者已經走出駐馬店,發展到現在的冒充軍人電信詐騙,這些人已經騙到全國各地。”平輿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李武鬆說,以他們破獲的冒充軍人詐騙案件來看,騙子們流竄作案,哪裏管得鬆了,就去哪裏騙。

在孫莊村,提起冒充軍人詐騙的話題,人們表現的諱莫如深。

在進入孫莊村前,崇禮村村民孫國民(化名)提醒記者說,“你去也白去,誰也不願意給你說話。”

新京報記者在孫莊村打聽一名網上通緝人員的家庭住址,一村民說,“這不是孫莊村,孫莊村距離這裏還有十幾裏呢。”

崇禮鄉黨政辦主任嶽強有著同樣的經曆,“剛去的時候,門都找不到,就算你問對麵的鄰居,都不會告訴你。”

“但在本村,其實都知道村裏誰幹啥的,都聽說過,你想啊,沒有正當職業,房子蓋得又高又豪華,有的好車買了不止一輛,一猜就知道。”孫連和說,“私下裏,村民自己也討論,誰家的生意做得大。”

“但對外人,絕對不談,村民各有各的顧慮。”孫連和對剝洋蔥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說,“幹這個事的,怕斷了財路,絕對不會提這個話題,不幹這個的,也不會提,怕得罪人。”

打擊的難度

隨著冒充軍人詐騙愈演愈烈,上蔡縣這個國家級貧困縣又蒙上了一層陰影。近年來,上蔡縣乃至駐馬店的公安機關開展了一次又一次專項行動。

“有成效,但打擊的難度也大。”當地一位辦案民警說。

這位民警坦言,確實也抓了不少嫌疑人,但抓到的更多的是小角色,團夥主犯非常狡猾。

有過前科的孫強法在團夥中負責取款,“我的上線給我一張銀行卡,我去取錢,取一萬提成一千。”

對於老板,孫強法說,“我知道就在AG積分兌換村,但是誰,做了什麽事,怎麽騙的,我都不知道。”

剛剛投案自首的孫連和也是團夥中負責取錢的角色。

孫連和被通緝後,過了一年多的逃亡生活,他說,“真正的老板,都躲在幕後,打打電話,很安全,最先暴露的都是AG積分兌換這些打工的。”

“最安全的反而是那些主犯,他們在房間裏打電話,很難抓到,一般取款人是最先抓到的。”孫連和說,他現在想起來很憋屈,自己成了罪人,想罵把他拉下水的人,又不知道想罵的人是誰。

“甚至一些取款的,都無法當作同案犯處理,他們就說他們就是幫忙取下錢,不知道是騙來的錢。”一位民警說。    

“詐騙案件涉及到電信,銀行各個部門,爭取一些部門配合也很費力。”平輿縣公安局刑偵大隊中隊長劉峰說,在協調中“這就增加了辦案成本,包括時間成本,有些線索早一刻發現和晚一刻發現,有質的區別。”

崇禮鄉街道上到處是打擊冒充軍人詐騙的標語。新京報記者安鍾汝攝

另一個,是犯罪成本低。

孫強法說,對於“做生意的人”來說,他們也會算一個賬。“比如做案十起,騙了50萬,最後被抓到了,報案的受害人隻有一起,另外九起沒人報案,從最後的量刑來看,”這個生意是劃算的。“蹲兩年,掙個四五十萬,幹啥能比這劃算。”

上蔡縣官方在2012年的一份通報材料中提及了冒充軍人詐騙犯罪打擊難的問題。原因包括:“涉案地公安機關打擊冒充軍人詐騙犯罪,存在失之與寬、失之與軟的現象,犯罪分子受到打擊處理後,稍有收斂,但風頭過後,就如毒癮發作,重走錯路,繼續作案,以便‘撈回損失’,打擊力度小,一些發案地公安機關抓住現行嫌疑人後,隻要交錢、退贓就‘一保了之’,案件不再往下運行;相比傷害等案件,此類案件對立麵窄,加之嫌疑人多係流竄作案,異地辦案成本高。發案地公安機關一般發了協查之後,如果沒有成熟的破案條件,就不再深究等。

孫莊村支書孫彥群說,他認識一個受害人,在南方一個省被騙了五萬,去派出所報案,派出所說,“你給AG積分兌換五萬塊錢的辦案經費。”

一位辦案民警坦言,“犯罪成本低,很多人出來後會再犯。”

今年三月,平輿縣公安局破獲一起冒充軍人詐騙案件,四名嫌疑人原籍均為崇禮鄉人,其中有兩人有詐騙前科。

還有就是受害人的不配合。平輿縣公安局刑偵大隊中隊長劉峰說,查明案件後,他們聯係受害人補筆錄,有些受害人是拒絕的。他們在聯係受害人的時候,有些受害人接到電話就罵:“騙子,又冒充警察來騙!”受害人掛掉電話,再怎麽聯係也不接電話了。

“沒有受害人檢察院就無法提起公訴,這就便宜了騙子。”劉峰對剝洋蔥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說。

重壓之下

最近一個月來,崇禮鄉黨委書記張國躍每天都到孫莊村,組織逃犯家屬開會,給村幹部開會。

張國躍說,鄉裏製定了硬標準,“9月10號開始,假如哪個村新上網一例人員,村支書就地免職。”

通緝令發布後, 崇禮鄉抓獲以及勸投的犯罪嫌疑人有25名。張國躍對這個成績很滿意。

“縣裏逼鄉裏,快逼死了。”崇禮鄉一名幹部說,“鄉裏和村裏承受了不能承受的壓力,在背負一個曆史責任。”

2015年12月,上蔡縣公安局被河南省公安廳掛牌整治。今年3月24日,河南省綜治辦又對崇禮鄉掛牌整治。

8月20日,公安部領導到上蔡縣視察指導打擊整治工作,要求對崇禮鄉等重點鄉鎮進行掛牌整治,並提出,明年初第三次全國打擊詐騙犯罪推進會召開前,如果上蔡縣整治冒充軍人詐騙犯罪工作達不到兩個90%的目標(既上網逃犯抓捕90%、新發案件下降90%),將對上蔡縣實行掛牌整治。

崇禮鄉黨政辦主任嶽強說,“麵對崇禮鄉冒充軍人電信詐騙嚴重的情況,鄉黨委和鄉政府沒有執法權,隻能靠宣傳營造一種氣氛,讓老百姓覺得詐騙是不對的,對犯罪分子人人喊打。”

9月9日,崇禮鄉千名學生承諾拒絕詐騙。

他透露,鄉裏一年的經費不到200萬元,但花在反詐騙宣傳上的經費超過50萬元。   

“AG積分兌換也知道,全鄉拉這些橫幅,刷這些標語,貼這些通緝令其實很難看,會讓人們覺得這是詐騙之鄉,但AG積分兌換自揭傷疤,為了趕快甩掉這個帽子。”嶽強說。

孫莊村支書孫彥群不放棄每一次接近逃犯家屬的機會,他自言火候要把握好,“去多了,別人煩,去少了,怕沒效果。”

據2012年上蔡縣官方一份通報材料顯示,2011年,上蔡縣公安局掀起了一次“清網行動”,上蔡籍詐騙類網上逃犯由原來的113名下降到27名,冒充軍人詐騙網上逃犯由原來的55名下降到9名。

而五年後的通緝令,網上逃犯依然是113名。

“形勢比以前更嚴峻了,村裏正在服刑和服刑過的人員超過五十人。”孫彥群說,以前縣裏也打擊,打擊一結束,他們又開始露頭了,“據我所知,村裏有些沒被網上通緝的,最近兩個月都停手了,但這次風頭一過呢?”

在孫莊村口,立著一塊石碑,上麵刻著:扶貧開發整體推進村。

嶽強對剝洋蔥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說,“為了治理孫莊村的局麵,崇禮鄉把今年唯一的扶貧推進村的指標給了孫莊村。”

孫莊村現在花四十萬修了村裏的水塘,建了村文化中心、籃球場,重新修了村委會,鄉裏還給村裏配了灑水車。

在旁人眼中,對這個比周邊都有錢的村進行扶貧幫扶,不能排除有安撫的意味。

貴陽金美和鋼管有限公司是貴陽地區一家無縫鋼管銷售公司,在貴陽鋼管行業中有較高的信譽。本公司主營:高、中、低壓鍋爐管;石油、化工、紡織、液壓、醫療、電熱、軍工機械、液壓支柱、鍋爐儀表、裝飾、建築等行業用大小口徑及特殊材質、特殊規格、特殊用途、薄厚壁無縫管及各種國產、進口合金管。貴陽不鏽鋼裝飾管,貴陽不鏽鋼圓鋼,貴陽不鏽鋼角鋼http://www.mushroompot.com

AG8游戏 AG8国际登录 AG8大厅 AG网上注册 亚游娱乐app AG娱乐客户端 AG8com